太上道祖,通天教主,元始天尊三位圣人一起接见了陈扬和白青。

对于陈扬的事情,他们是很重视的。

白青私下里跟陈扬说过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他说:“大哥,你看道祖,元始天尊,还有通天教主这三位圣人,拥有天道之力,法力是绝对的功参造化。但他们待人却是和善得紧,拥有一颗仁爱之心。而那独孤百忍,修为也不过是造物境九重巅峰,却目空一切,视凡人为蝼蚁。”

陈扬一笑,道:“这很正常,有光明就会有黑暗。若人人心怀仁心,就不正常了。”

白青也笑,道:“这个道理我也明白,只是很感慨而已!我一定要做像道祖他们那样的人。”

陈扬道:“你本身就是他们那样的人,虽然你现在修为还不如他们。但你同样也有一颗仁心,若非心怀仁心,怎会想要去诛杀独孤百忍呢?”

白青闻言便高兴得像个孩子,道:“能得大哥肯定和夸奖,我已经知足了。”

且说那太上道祖三人封印好偏殿之后,通天教主就说道:“陈扬小友,我大师兄已经想到办法来压制你体内的刀气了。”

陈扬和白青闻言,均是大喜。

他们都看向了太上道祖。

太上道祖沉声道:“惭愧惭愧,贫道苦研这混沌葫芦两月有余,也只能让混沌葫芦稍稍压制小友体内刀气。”

陈扬马上道:“道祖太过谦了,能够稍稍压制,已是非常不易,晚辈心里是感激不尽的。”

太上道祖说道:“那好,小友你现在盘膝而坐,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动。贫道要引混沌葫芦进入你的体内!”

陈扬说道:“是!”

当即盘膝而坐!

白青有些担心,道:“道祖,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太上道祖道:“白小友放心,贫道焉会拿陈扬小友的性命来开玩笑。”

白青微微松了口气。

太上道祖祭出混沌葫芦,接着便凝神运气。在他的手掌中央,出现紫色的圣力!

那圣力格外的精纯!

圣力包裹住混沌葫芦,混沌葫芦的葫芦口处便喷吐出无数的混沌之气。

混沌之气与圣力融合在一起,形成奇妙的氤氲之气。

氤氲之气又环绕住整个混沌葫芦。

“元始师弟,到你了!”太上道祖开口说道。

元始天尊立刻凝神运功,却是张口一喷,喷出紫金之火来。

那紫金之火包裹住整个混沌葫芦。

太上道祖接着又对陈扬道:“小友,借你一条手臂!”

陈扬微微一怔。

太上道祖出手极快,直接以法力之刀斩断了陈扬的一条手臂。同时,他还以法力封住了陈扬的断臂之处,使其一滴鲜血都没有流出来。

太上道祖抓了陈扬的断臂,将其丢入到紫金之火里面。

元始天尊的紫金之火乃是三昧真火融合了他的圣力与紫金之气,如此打造的紫金之火,简直是可以熔炼世间万物。

在紫金之火的熔炼之下,陈扬的断臂很快就被炼成一股血精之气。

血精之气跟着融入混沌葫芦里面,混沌葫芦接着也被炼成了一股混沌之气。

许久许久之后,紫金之火中出现一颗圆坨坨的血丹。

元始天尊收了紫金之火。

太上道祖将那血丹拿在手中。

白青忍不住问道:“此丹有甚讲究和作用?”

太上道祖说道:“混沌葫芦与刀气还是有些血亲关系的,如今贫道以元始师弟的紫金之火将混沌葫芦和陈扬小友的手臂彻底炼化。这其中,贫道还以圣力融合,便是那刀气也难以分辨出真伪了。待陈扬小友将血丹服下,刀气与陈扬小友就不会再那般排斥了。只要陈扬小友不去拔除刀气,刀气就能与小友共存。”

白青大喜,道:“那太好了!”

陈扬也是面现喜色。

太上道祖说道:“不过也不能高兴的太早,如果陈扬小友动用法力太过猛烈,让刀气不适,刀气还是会继续狂乱。这刀气终究不是真正的血肉,它是衍生在陈扬小友血肉中的毒瘤。所以,最终还是要找到混沌灵藤,才能彻底解决问题!”

陈扬便道:“能让刀气平静一些,晚辈已经很是满足了。”

太上道祖便道:“那就张嘴吧!”

陈扬不疑有他,张嘴。

太上道祖将那血丹隔空送入陈扬嘴中。

血丹进入口中,立刻化作一股浓雾。这浓雾瞬间窜入陈扬的血脉和四肢百骸之中。

陈扬觉得体内雾气翻腾,连六识都快失去了。

许久之后,所有的雾气和他的血肉融合一处。

陈扬便就惊奇的发现,便是自己施展法力,那些刀气也是纹丝不动。之前只要稍微施展法力,刀气就觉察出危险,便拼命咬噬他的血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