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副将说:“华安寺可是这一带很有名气的寺庙,与福灵寺并称来大周龙凤双寺,那华安寺上住着的都是尼姑,她们也只收绝尘的女子,很多寡妇死了丈夫,无儿无女的大多来华安寺出家了。”

秦天浩听到这番话,颇有些兴趣的问道:“秦副将怎么知道,那香客也招收女子吗?”

“那倒不是,只是留宿在那的香客,只能是女子,因华安寺特殊,皇上每年都要派下万数兵力,守在寺外。”都是女子,还有很多年轻的少妇,难保一些山贼起了歹心。

秦天狼倒是知道华安寺的。

每天派出去的兵,都是秦家军。

队伍没有停留,直接从华安寺山脚离开,去了虎平镇。

华安寺。

沈清俪带发修行半个月有余,还有三日,便是她剃度受戒日。

净明师太站在一处简陋的禅房前,看着院子里劈柴的沈清俪。

一开始沈清俪不会,桃嬷嬷慢慢教她,她就会了。

连续干了半个月,不说有多么熟练,好歹是掌握了劈柴的方法。

桃嬷嬷想帮她,她不让桃嬷嬷下手。

净明师太身边的小师太说:“净明师姐,我看忘尘怕是真的动了离尘之心,她从小娇尊处优,若非真的心苦,又怎会想不开,来过这般贫苦的生活,要不然,你再劝劝她吧。”

“还有三日,三日一坎,她苦真的狠得下心迈过来,便能留在华安寺,她的去留,就由上天决定吧,你告诉她,柴不用劈了,这几日留在禅房抄写佛经,三日后,我会在佛祖面前,为她剃度。”净明师太说完就走了。

小师太走过去,让沈清俪放下手头的活,前往禅房抄经,并告诉沈清俪,三日后,净明师太会为她剃度受戒。

沈清俪双手合十,给小师太行了一礼。

小师太看了她一眼,自知多劝也无果,便也离开了院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