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天狼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他像是坦然接受霍元容对他的拒绝,或者更准确的说,霍元容的拒绝,让他松了一口气。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若我亲自退了这门亲事,对你颇有影响。”

“一切后果,我自负,我不惧流言,但我不会入秦家门,也绝不会嫁给将军,并不是将军不好,将军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也是我霍元容崇敬的大英雄。”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若是以一年前,她会顺应母亲的安排……

而霍元容的这些话,被匆匆赶来的霍夫人听到。

霍夫人当下变了脸色,愤怒的从小道里快步走出来,声音带着几分恼色:“元容。”

霍元容猛地转身。

霍夫人走近她时,将霍元容往自己身后一拽,站在了秦天狼面前,说道:“将军,不必听她胡言乱语,此事她做不得主。”

话落,连管事就从另一边跑过来:“夫人,夫人,将军,王妃她身子突然不适,奴才看她脸色发白,已经先回王府了。”

秦天狼的神色大变:“恐怕要改日再约丞相大人了,霍夫人,在下先告辞了。”

霍夫人不敢阻拦,她知道张氏怀了几个月的身孕,孕妇最容易出现什么状况,所以并没有往别处去想。

“那我改日再去平章王府看看平章王妃,你让王妃好生休息,旁的事情不必过于操劳,连管事,送将军出府。”

“是。”

秦天狼彬彬有礼的行了一礼,便快步的离去。

霍夫人看着临危不乱的秦天狼,对他越满意,就对霍元容刚才的行为越发的生气。

她转身,一巴掌狠狠的成落在霍元容的脸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