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妙云回到卫家的时候,卫青书正更自己的父亲谈柳家被诛九族抄斩的事情。

卫父希望卫青书跟太子与秦家那边打好关系,他们从此次柳家毒害太孙未谋的事件中,认清了秦家及小太孙在皇上心中的地位。

卫青书说:“爹,我知道了,姨父名下有一位门生,正是平章王妃张氏家中所出,我与他交情不错,他跟我谈了不少秦家的事情,秦家出来的人,大多良善刚正。”

“嗯,再过几日便是你与清俪的婚事,你要好好准备一下,别让人觉得你怠慢了清俪。”

提到沈清俪,卫青书的眼底闪过了一抹柔光,脸上的笑意微微敛开,道:“我知道了。”

卫青书走出书房,正瞧诸妙云从院外走入:“表哥。”

“这么早就回了,母亲说你出去唱早茶,逛街市了,有看中喜欢的东西吗?”

“有啊,你看。”诸妙云拿出了鸳鸯梳,递给卫青书:“这是我特意为表哥表嫂选的,这叫鸳鸯梳,也叫结发梳,结发梳寓意,送心上人,可恩爱到白头,表哥,送给你与表嫂,祝你们恩爱到白头。”

卫青书觉得银梳的寓意很好。

“谢谢表妹。”他接过了梳子:“她一定会喜欢的。”

话落,卫青书离开了院子。

诸妙云转身望着卫青书离去的背影,嘴角的浅笑慢慢敛回。

卫青书赶到沈家的时候,沈清俪正好从马车里下来。

“沈妹妹。”卫青书走向沈清俪的马车旁,柔声的唤道。

沈清俪只觉得很意外,这个时候卫青书不应该再出现在这里。

他们快成亲了,按规矩,成亲前男女不得再相见,否则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当然,这是地方风俗。

沈清俪从马车下来后,谦谦有礼的点了一下头道:“卫公子怎么来了?”

就算快成亲了,沈清俪对卫青书的态度始终是淡淡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