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不要问太多,你只管找来,按我吩咐的去做,到时你就等消息吧。”贞妃说完,往后退了一步。

柳尚书不知这是什么药草,但肯定不是好东西:“贞妃,无论如何,你都要小心,我观太子妃屡次遇险都能化险为夷,她暗中肯定有高人相助,后宫中人多眼杂,莫要引火烧身。”

“哥哥放心,这玩意事后也查不到我头上来。”贞妃理了理鬓发,又道:“哥哥好生休息,近日就先不要上朝了,等尘埃落定时,便是我惜容翻身之日。”

贞妃离开了柳家。

柳夫人望着贞妃离去的背影,深深蹙眉道:“老爷,贞妃娘娘近日是不是在后宫招惹了什么人,柳家频频出事。”

柳尚书道:“且等等消息吧,你帮我出去找一种药草,让人磨成粉。”

“什么药草。”

“牛藤草!”

柳夫人听到这三个字时,瞳孔猛地一缩!

牛藤草,幼儿的致命毒药!

……

接下来几日,太子在百官与皇上的督促下,留在乾清宫批阅奏折,商议政事。

明崇帝从未有过的放松,因为太子把他肩膀上的担子,卸下了不少。

他闲事便抱着阿临,逛御花园,逛莲花鱼池。

只要阿临跟他待在一块,他就不要旁人代劳。

他对百官说,要像培养太子一样的培养太孙。

他还说,太孙长的比太子小时候机灵多了!

太子每每听到这句话,都是不屑一笑……

阿临留在乾清宫第六日,皇上突然在早朝上,晕倒了!

百官们担忧大呼:“皇上……”

“父皇。”楚尧大步走前,扶着明崇帝道:“传太医。”

楚盛也焦虑的大呼道:“快传太医,快传太医。”

“皇上怎么会突然晕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