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漫娇下意识的摸了摸手上的镯子,想到赵太后送她的那个避子镯,脸上露出来淡淡的笑容:“娘和姐姐是担心,东宫有外人,这个娘和姐姐不必担心,宋嬷嬷是太子的乳娘,先前侍奉先皇后,后来就一直留在东宫,其他几个宫女也都是太子殿下精挑细选的,至于我带入宫中的婢女,也都是可信之人,这点,我入宫之前就已经考虑到了,更何况,太子也不允许什么人都往他宫里塞。”

之前廖皇后就曾干过这事。

但是太子毫不给她面子,将塞入他东宫的那些女人,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有一次,廖皇后把太子惹急了,就把皇后送去的美娇娘,设计给了明琮帝,就是如今的常贵人。

廖皇后气的半死,最后也不敢再往太子这送人过来了。

“总之,防人之心不可无。”张氏苦口婆心。

依然把秦漫娇当成三岁小孩,事事都要操心一下。

母女三人在屋子里聊了一个时辰,才从房间里走出来。

秦漫娇就发现,之前在她院子里伺候的扶青,竟然从她父亲的书房里走出来,她手里拿着一把扫帚,快步的走出了院子。

秦漫娇眉头皱了一下,道:“扶青到母亲院子伺候吗?”

“你出嫁后,娘看她勤勤恳恳,刚好李嫂要回乡给她媳妇做月子,我就让她接替李嫂的位置,打扫打扫院子。”张氏说道。

秦漫娇点了一下头,眼底的光却沉了下去!

扶青不老实,楚尧说她母亲后来又怀孕,她伺机爬她父亲的床,被张氏逮到,张氏误以为平章王背叛了她,跑出院子的时候狠狠的摔了一跤。

小产大出血了。

当然,张氏的死也有她间接的关系。

张氏小产后,吊着一口气,相见秦漫娇一面,被秦漫娇拒绝了。

她死时,双眼未能合上。

“妹妹,你的手怎么那么凉,是不是汤婆子凉了。”秦漫歌把自己的汤婆子,塞到了秦漫娇手上。

秦漫娇回过神来说:“姐姐,娘,我先回云兮阁休息。”

她露出了一脸倦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