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太子敢明目张胆的从太后手里抢人,这都是谁给他的底气。

郁嬷嬷想到这,眉头又暗暗皱了起来。

秦天杰带着鸟,从郁嬷嬷面前走过时,那百晓雀突然“扑通扑通”乱飞一通,闹出了什么大的动静。

郁嬷嬷吓的连退了好几步,捂着胸口,这才注意到秦天杰手里拎着的那笼子鸟。

她记起来了,那鸟刚才说过一句话:太子殿下到,山鸡快让道!

这山鸡是何人?

“郁嬷嬷。”这时,赵玉锦从自己的马车旁走过来。

郁嬷嬷转身,一脸恭敬的向赵玉锦行礼:“奴才见过锦郡主。”

赵玉锦伸手一扶:“郁嬷嬷,锦儿是你看着长大,你就不必如此多礼了。”

说到这,赵玉锦抬头看了一眼被楚尧带走的秦漫娇,暗暗咬紧了牙,又道:“本郡主就知道,这秦县主不会那么容易去慈坤宫。”

“什么意思?”郁嬷嬷愣了一下。

赵玉锦摇摇头:“嬷嬷可听过凤星之说,这些日子,秦县主越发春风得意,上有太子宠爱,下面还有几位哥哥护航,这县主可真能仗势欺人,就连本郡主也吃了几次亏。”

郁嬷嬷心惊了。

如此,她回到慈坤宫后,定要跟太后娘娘好好说说。

“锦郡主,太后这次回宫,也是为了锦郡主的婚事,她想从平章王府的几位公子中,挑一位郡主喜欢的如意郎君。”

赵玉锦的眉头肉眼可见的皱了起来。

而后,又舒展开。

她知道,太后这次回来不简单,自从知道太后要回府后,她的父王也对她和母妃的态度改观了许多。

既然太后有意安排她嫁入秦家,必然有嫁入秦家的原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