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漫娇看向了影兰,唇角微微上扬,含笑道:“影兰,快给孙丞相、廖国公和宸王妃见礼。”

影兰转身,褪去了燕王的长袍,快步的走到了秦漫娇的身旁,对着孙丞相、廖国公还有孙绮罗,微微见了一下礼。

孙丞相与廖国公皆是变了脸色。

但这两人的脸色再难看,也没有孙绮罗的难看,她没想到自己刚才抱着的人,竟然是一个女人。

一想到她刚才对一个女子施媚,她就觉得,心底一阵恶寒。

她猛地转过头,怒视楚盛:“燕王,你何须这般羞辱我?”

楚盛听到这话,“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他狭长的眸子里泛着一抹泪光,但他强势的将心中的苦楚咽了回去。

他苦笑不得的说:“本王羞辱你?这话要从何说起?难道是本王逼你去抱影卫,还是本王逼你对本王说,你好怀念向日葵山的日落,又或者你后悔嫁入宸王府为妃,想求本王救你于水生火热之中。”

孙绮罗身子一恍,脸色更加难看:“你……胡说。”

她想说,她没有。

可是,她就是抱了影卫,还强行对燕王泼脏水。

她对燕王并不是无情,只是在权势陶熏下,她觉得自己别无选择,可楚盛用这般犀利的言语对她的时候,她心中被羞耻感填满。

她不想看到这样的楚盛,她习惯了楚盛摇着尾巴乞讨她,看他一眼的姿态。

然而……

楚盛的心早已被她践踏的遍体鳞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