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绮罗真若是用这种手段害他,那等于让他万劫不复。

就算太子愿意用打压廖家的证据换他出来,他燕王在定京城也无立足之地了。

可纵使如此,他始终不愿意相信,孙绮罗对他无情到这个地步了。

他声音微颤,说道:“她不会的,本王不相信她是这种人。”

秦漫娇的眼底露出了一抹失望,若是旁人,她定不会多管闲事。

可他是太子的弟弟,德妃与生前的谢皇后有恩情在,燕王若是出事了,太子不可能不顾他的性命。

“那就赌一把如何?”秦漫娇微微抬头,放下了手中的箭。

楚盛也抬头看了她一眼,道:“赌?怎么赌。”

“影兰与你身形差不多,让她换上你的衣物与宸王妃见面,看看宸王妃会与影兰说什么。”

“这……”楚盛下意识的看向影兰。

影兰不似别的女子娇小伊人,她是个骨架子宽,身高体形修长,若换上男子的衣物,倒是容易混淆外人视线。

楚盛犹豫了一番,便点点头,让王管事带影兰下去换衣。

秦漫娇则是叫芳芜去请自己的大哥,到燕王府来一趟。

没一会儿,孙绮罗被人请入王府。

秦漫娇与楚盛躲在院子后面的那个厢房里,静静的看着外面的动静。

孙绮罗的穿着打扮,果真是丫鬟的扮相。

影兰乔装成楚盛的扮相,背对着孙绮罗,站在了院子中。

孙绮罗一走入院内,就冲过去,错把影兰当成了燕王,直接从身后的抱住了影兰的身子,哭道:“燕王殿下,你救救绮罗吧,绮罗后悔了,你还要不要绮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