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漫娇捏紧了手钏,低头又看了眼桌上放着的其余饰品,道:“手钏我可以收着,但这些东西,你收回去吧。”

“这怎么行,它们是一套,都说了叫百年好合,你若只收一套,那叫什么呀,岂不是坏了好兆头了。”谢妙兰说完,又觉得自己这样说不妥,便急忙“呸呸呸”了几声,扇了扇自己的嘴巴:“你瞧我,都被你急的,连话都不会说了。”

秦漫娇低哧一笑:“没那么严重啊,这个手钏就叫做……”

她仔细看了看手钏里面的图案,那是一对双飞燕。

“有了。”秦漫娇摸了摸手钏,又道:“燕尔新婚,比翼双飞,这就是个好兆头,我只要一个手钏,鸳鸯耳坠,龙凤金镯,还有这条双鹤鸣珠,你就收回去吧!”

她把谢妙兰的整套首饰都收拾好,塞给了谢妙兰身后的婢子手里。

谢妙兰还想推给她,秦漫娇瞪了她一眼道:“你若是再如此,那这手钏我也叫人送回去了。”

谢妙兰皱眉看了一眼婢子手里的那套首饰,点点头道:“那好吧,这些东西我拿回去,手钏你收着。”

“这才像话,我怎能拿你亡母的东西,这是谢婶婶留给你的念想,日后可不许再随意拿出来。”秦漫娇拉着谢妙兰的手,笑道。

这时,秦天礼从外面走入。

“妹妹,妙兰,你怎么在干什么?”秦天礼手里拿着一个小礼盒,见二人在院子里握手相谈,便快步的走前。

谢妙兰与秦漫娇双双松开彼此的手。

秦漫娇唤道:“三哥,你手上的是什么呀?”

谢妙兰也跟着秦漫娇一起,唤了他一句:“三哥!”

可是这秦天礼还没应一声,院外就传来了另一道男子的声音:“你不能叫他三哥。”

谢妙兰怔了一下,抬头看向院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