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漫娇被郁嬷嬷请入殿内。

那赵玉锦看她的眼神充满着仇视感。

静安王妃也用着一脸不屑的表情扫了她一眼。

反倒是坐在凤椅上的赵太后,端着一脸慈蔼,笑容可掬。

她穿着浅褐色的衣袍,衣物上绣着大朵的粉色牡丹,六十出头的年纪,满头乌发,面容也保养的比同龄妇人要年轻十余岁。

加上赵太后常以笑脸示人,若不是知道她心底的尖酸刻薄,外人都要以为,赵太后是个仁慈之人。

秦漫娇不缓不慢走入殿内,向赵太后请安:“平章王之女,秦漫娇给太后请安,祝贺太后娘娘,万福金安。”

赵太后微微点头,笑容满面的说道:“真是个乖巧又伶俐的孩子,一看便是有福气的,你姑母今日也在殿内,快给她也请个安吧。”

“是,太后娘娘。”秦漫娇起身,向静安王妃请了个安。

静安王妃睨了她一眼,附和的说道:“母后说的极是,谁说这秦县主一无是处,胸无点墨,光凭这一副长相,便将定京城大半的贵女给比拼下去,难怪太子对秦县主宠爱有佳。”

这番话,秦漫娇是丝毫没听出赞美之意,反而有意在说她,空有一副皮囊,除此之外,一无是处。

再往不好的说,那便是她秦漫娇长着一张妖颜惑众的脸。

秦漫娇不怒反笑,说道:“多谢静安王妃赞誉。”

赞誉?

静安王妃心里十分鄙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