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漫娇心里微微一酸,将谢妙兰抱住,轻轻的抚摸她的肩:“妙兰,你有什么苦尽管找我诉,不要闷在心里,闷久了,人会生病的。”

妙兰也是位苦命的人儿啊。

前世的妙兰,连最后的亲人都没留住,孤苦无依的远嫁定京。

再次听见谢妙兰的消息时,便是文家派人来报丧的时候。

那时的秦漫娇,只是恍惚了一下,暗叹世事难料。

如今抱着谢妙兰,秦漫娇才真正的从她身上感受到了阴郁沉闷的情绪。

她想,谢妙兰怕是真的累极了,父母相继死去,哥哥倒下,家里唯一能主持事务的人就只有她。

可妙兰也不过是一个刚及笄的女子,别人还在承欢膝下的时候,她已经担起了一家之主的责任,还要照顾久病的哥哥。

若是前世,她多帮看帮看她,妙兰的命运,是不是便不会如此。

谢妙兰刚才哭过了,如今也哭不出声了。

她默默的落泪,点点头,又笑道:“你放心吧,我还要照顾哥哥,我可不能倒下。”

“妙兰,有时候,你真像我长姐。”秦漫娇说。

谢妙兰摇了摇头:“秦姐姐比我苦多了,魏大将军这一去,便是真正的死生不复相见了,我还有哥哥啊。”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谢妙兰心里都没多少底气。

哥哥又能陪她多久。

赵太医包扎好了伤,说:“谢姑娘,手伤已经上药了,伤口未痊愈之前,避免碰水,避免提重物。”

“好,麻烦赵太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