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且,她也从来没想过,要嫁给秦天礼。

秦家大公子与秦家二公子都在官场有些名望,独独这个三公子,让秦宛丝心里不满。

他除了一身铜臭味,钱多之外,在官场上无名头,无权势。

也正是因为如此,秦宛丝觉得,秦天礼并非什么人上人,她也可以与他并肩而行,抬头与他说话,可以从他身上找到自我的价值感。

可如今看来,这平章王府已不是她久居之地了。

她心情烦躁的起身,推开了屋子就走出了院子,离开王府。

京城的繁华,更让秦宛丝坚定自己的心,她要在定京城扎根,她要做人上人,住高檐琉璃瓦房,有很多侍婢伺候她。

她的一举一动,都在秦漫娇的掌握之中。

几日下来,伏琴已经完全掌握到了秦宛丝的去向。

伏琴说:“太子妃离开王府后,表姑娘被王妃训斥了几句,没多久就离开了王府,回西效那处的私宅,至于扶青,已经被王妃亲自打发出府。”

“姐姐的动作还真快呀。”秦漫娇靠在了软榻,怀里正抱着楚临。

楚临这几日有些闹腾,不吃乳娘的奶,也不喝汤水,就要秦漫娇抱着他。

她把楚临给拍睡了,此刻香甜的靠在她的怀里。

秦漫娇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拍楚临的背,眸光宠溺的看着幼子:“但是就这么放任扶青,也不行。”

“太子妃,你要怎么做,属下好久没大干一场了,请太子妃尽管吩咐。”伏琴笑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