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笑着醒来,发现原来只是一场梦。

狭长的黑眸里,滚动着一滴泪,缓缓划落在那张英俊的脸庞处。

他掀开衣袖,看着手腕处戴着的红绳,这是他与秦漫娇最后一面时,从她身上扯下来的唯一念想。

若不是还有一根红绳在,他都要错觉得以为,秦漫娇真的不曾来过他的生命。

“殿下,时辰到了,该起了。”李福安叫道。

楚尧起身,洗漱好,上朝会,用完膳便乘车去皇陵。

他把那些派出去寻找秦漫娇的军队,撤出去了,皇陵里只有他和他的影卫守着。

走入皇陵地心的时候,楚尧隐隐约约听到了婴孩的哭啼之声。

他脚步一顿,问李福安:“你有没有听到……孩子的哭声?”

李福安说:“殿下,没有吧。”

他背脊一寒,看了看四周。

这里是皇陵,葬的自然是死人,听说皇陵经常会有奇怪的声音传出,那是先人在皇陵里走动。

李福安觉得,太子殿下莫不是思念成疾,见鬼了。

所有人都听不到那婴孩的哭啼声,可楚尧却听的很清楚。

他让李福安及影卫停下,自己寻声而去,走到了尽头。

声音就是从这里传来的,楚尧摸了摸墙,把耳朵贴在了墙上,婴孩哭啼之声一阵一阵袭入耳边。

他心头一荡,往后退了一步,这个墙是死门,也就是没有机关打开,但里面有一个小小的空间。

楚尧扬起手掌,拍在了墙上,只听“轰”一声。

墙上砖石脱落,尘灰滚滚,楚尧迫不及待的走入,只见一女,身穿着红衣,背对着他,坐在石棺后面。

她怀里带抱着一个小巧的婴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