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秦家人,无不是脸色再变。

他们都不是傻子,经历过风雨,也见过后宅那些肮脏的手段。

当秦漫娇的剑指向秦月兮,而那口口声声说倾慕秦漫娇的男人,却毫不犹豫的扑向秦月兮的时候。

他们就看出问题了……

更让秦天杰震惊的是,她的妹妹刚才身手非常快,几乎是眨眼的功夫,她就拔出了他手上的佩剑,刺向了秦月兮!

若非习武之人,是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身手的。

秦天杰抬眸看向妹妹,心中荡开了一抹震惊之色。

娇娇什么时候习过武……

不可能,她从不喜欢练武的。

刚才一定是错觉。

而这时,张氏已经走过去,握紧了秦漫娇的手,道:“漫儿,娘带你走,阿浩,你回你姐姐的院子,让福喜替你姐姐收拾行礼。”

“咱们即刻就去泉洲找你的外公,我怕走晚了,娇娇又要不知被人扣多少罪名和骂名。”

“是,娘。”

“我去安排马车吧。”秦天礼看了一眼秦月兮,失望的摇了摇头,什么话都不想再说了。

秦天杰收回思绪,没有说话。

等张氏带着秦漫娇和十二岁的弟弟秦天浩离开水榭阁后。

秦天杰目光阴冷的盯着秦英和秦月兮,质问道:“秦月兮,为何要污蔑我的妹妹?”

秦月兮跪在地上一直哭:“二哥,我不知道,我以为是娇娇没有放下宸王殿下,我……”

“那藏放于你腰身上的药包,又作何解释?”

“二哥,对不起,我……对不起爹爹的期望……我觉得,我回了罗家配不上宸王殿下,与其这样……”

“所以,你不是舍不得爹娘和我们这些哥哥亲人,而是舍不得秦家嫡五小姐的身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