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我今日就让她知道自己错哪了。”

平昌侯见家中妻儿都维护秦漫娇,他的态度更加强硬。

没多久,平昌侯就让自己的手下把昨日的刺客带到厅外。

院卫压着一名年轻的男子,按在了大厅。

秦漫娇的目光落在了男子的身上,这时,那年轻的男人刚好抬头看向她,唤道:“六小姐,对不起,属下没有完成你交待的任务。”

男子十七八岁的模样,只有一只眼睛。

秦漫娇认出了他。

他是秦家军副将的儿子,他的眼睛是两年前随父上战,被敌方的箭刺瞎的。

她记得,前世这个独眼男子,时刻跟随在秦月兮身后,成为了秦月兮最得意的助力。

原来……是这样!!

秦月兮在这个时候,就渐渐的收服秦家军人心,像这样的秦家军到底还有多少?

一想到秦月兮背着秦家,偷偷收卖人心,秦漫娇就心生寒意……

看来,她不能再低估这个女人的心思,从现在开始,她要想尽一切办法,让秦月兮彻底的脱离秦家,甚至是……弄死她。

平昌侯坐在主位,浑身散发着将领的军威,道:“秦英,你如实将六小姐交待你的任务说出来,我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否则,军法处置,你该知道刺杀秦家军将领,是死罪。”

秦英身子一颤,脸色变得苍白无比,声音颤巍巍的哭求道:“侯爷,侯爷,属下说,属下……属下……倾慕于六小姐。”

“秦英!”三哥秦天礼咆哮了一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