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授受不亲,你我还未成婚,如此拉拉扰扰成何体统!”楚尧心急之下,说出了这番话。

秦漫娇听了之后,快被他给气笑了。

“你也知道你我还未成婚,可你还抱我、亲我,将我带到东宫居住,那时候你怎么不说男女授受不亲,你我还未成婚,楚尧,我不是傻子,你别再把我当成三岁小孩。”

二人拉扯之下,纱幔尽数被他们扯下。

有些缠在了秦漫娇的肩膀下,她狠狠的丢开了纱幔,站在他面前,眼眶通红的看着他:“你的药,是从鬼市求得来的,对不对!”

鬼市是个吃人的地方,他们不要金钱,只要你身上的东西。

若对方看上你的肉,你便得割肉给他。

他拿着救命的药,带着满身伤痕回来,叫她怎么相信他从未离开过刺城。

楚尧躺在床榻上,一脸防备于她,始终没让她扯开自己的衣物,暴露身上的伤痕。

他唤了一声:“魏元青!”

“你敢叫他把我拉出去试试。”

魏元青跑进屋子,就听到太子喝了一声:“把她带出去,不准让她再踏入此宅。”

“你敢过来试试。”秦漫娇从衣袖里拿出了一匕首,抵在了自己的胳膊处。

魏元青看到那把匕首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是削铁如泥的麒麟刀,出自黑麟军队,大周只有二人拥有。

一位是皇帝,另一位是太子殿下。

如今这把麒麟刀出现在秦漫娇的手里,想必这麒麟刀是太子赠给秦漫娇的。

这刀若是稍有不慎,很容易伤人,更何况,眼前的秦漫娇还是个细皮嫩肉的娇小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