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最疼的不是自己一个人面对黑暗,而是看着心尖人深陷黑暗中,自己却无能为力!

楚尧看她这般辛苦的喘着,脚步慢慢的往后退,然后像个哄孩子一样的哄她:“孤走,你快回去躺着,窗边风大,别着凉了!”

“你到外面去,你的脚……咳咳咳……”她喘着大气,抬手指着门,艰辛的说道:“你……脚,出去……把门,锁上……”

楚尧再不忍心看她这般痛苦,于是转身,快步的走了出去,动作也非常快的拉上房门。

秦漫娇看到这一幕,身子无力的摊倒。

赵太医和秦漫歌皆是惊呼了一声:“娇娇!”

“六姑娘!”

站在门外的楚尧,心头狠狠的缩紧。

他瞪大了双眼,透过窗纸盯着里面的人影。

秦漫娇的咳嗽声断断续续的传来,似乎越来越严重了。

没多久,赵太医打开门走了出来,然后又拉上房门。

楚尧问:“为什么会如此严重,你们不是找到了治疗瘟疫的药吗。”

而且,这几日城中病患在服用过《史医典》里的药后,有七八成老百姓大有好转,哪怕是看起来快要死去的病人,在服用了两日的汤药后,勉强的吊住了一口气,且病情也稳住没有再往更重的发展。

可刚才秦漫娇那样子,分明是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

赵太医抹着冷汗回道:“回太子殿下,秦六姑娘三日前便有了症状,只是之前还未有症状的时候,魏夫人就已经让秦六姑娘服用汤药,以作预防,可是……连着服用了好几日,别的病患都起了药效,独独秦六姑娘,似乎一日比一日严重,现在微臣怀疑,《史医典》里的汤药,并不能治疗秦六姑娘的病,且微臣和魏夫人都怀疑,秦六姑娘患的病,有可能根本就不是瘟疫,所以治疗瘟疫的汤药根本无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