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过去。

秦漫娇的病情越来越严重。

她的呼吸十分急促,眼睛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呈现在她面前的是一片漆黑。

她知道,秦漫歌和赵太医的药,救不了她了。

可她真的很不甘心就这么死了。

她还想与楚尧好好的过完这辈子,为他生儿育女,做他的贤妻,但终究还是痴梦一场。

她难过的落泪,努力的睁大双眼,艰难的开口道:“姐姐!”

秦漫歌走过来,握住了秦漫娇的手:“娇娇,阿姐在,要不要喝口水!”

秦漫娇摇了摇头:“我只是……只是……想问,太子殿下有来……过吗?“

她每说一个字,肺部就会发出严重的喘音,十分艰辛。

秦漫歌看她那样痛苦,心疼极了,头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无力。

这些日子,她每天都在看医书,寻找药方救自己的妹妹,可每次满怀希望的看她把药喝下去,结果却一天比一天严重。

最后这两日,秦漫娇喝一口吐一口,慢慢的进不了食。

她崩溃的想哭,却又怕吓着了妹妹。

秦漫歌流着眼泪,哽咽的说:“太子三日未来。”

“嗯!”秦漫娇点了点头,慢慢的合上了双眼。

秦漫歌心头一颤,立刻抓住了秦漫娇的手腕,那微弱的几乎可以忽视的脉象,在告诉秦漫歌,她的生命正在渐渐的流逝。

秦漫歌终于崩不住的哭道:“娇娇,你不要睡,姐姐给你找到了新的药方,你喝完药再睡,娇娇,你睁开眼睛看看,姐姐抱你去窗前晒晒太阳,今日天气很好,是你最喜欢的晴天。”

“娇娇,娘还在泉洲等你,她说要教你双面绣,你也跟娘说过,要给太子亲手做一件成衣的,你怎么能抛下我们就离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