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安王的死,和宸王的重伤,被明崇帝封锁了。

猎宴是为祈祷来年风调雨水,国泰民安,可今年的猎宴却折进去了两位亲王。

此事若是传出去,只会闹得满城人心惶惶。

宸王苏醒的那日,正是除夕夜,明崇帝便召集百家回宫。

……

秦漫娇扶着楚尧从营账里走出来,楚尧垂眸,视线落在胳膊处的那双小手,有些哭笑不得。

他低声的说道:“娇娇,孤身子好多了。”

“那也给我装装,免得回去后,太后与皇后见着了你,把你给吃了。”

一个死了儿子,一个儿子重伤,这太子生龙活虎的在她们面前晃,太后与皇后怕是恨不得扒了太子的皮,太拉仇恨了。

楚尧“哦”了一声,高大的身子半靠在秦漫娇的身旁,重力一瞬间压在了秦漫娇的身上。

秦漫娇扶着他的身子,脚步往旁边退了退,没好气的仰头瞪看他。

随后看到有两位侍卫,拿着担架走入宸王的营账里。

她红唇一勾,带着威胁的语气说道:“要不要臣妾叫人给太子殿下拿个担架,让人把殿下扛回去。”

楚尧的身子慢慢的直了起来,低咳了几声,道:“不用了,孤好手好腿的,还是陪太子妃坐马车舒服。”

秦漫娇抿嘴一笑,与楚尧走向马车。

只是二人还未走到马车前,就看到秦天狼拿着一个女子的手帕,快步的穿过人群,叫住了正准备上马车的沈清俪。

秦漫娇脚步顿了顿,看向沈清俪与秦天狼那边。

沈清俪大概是听到后面有人叫唤她,便停下动作,转身看了看。

秦天狼把手上的帕子,递给沈清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