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倩找的宸王妃,此刻就在三月亭里,沈夫人握着她的手,两眼微红:“宸王妃,我知道你跟俪姐儿闹了一些别扭,她这些日子,茶饭不思,也不愿再出门,我今日办的桃宴,也是为了俪姐儿,希望可以借此机会,修复修复你与俪儿的关系,不管怎么说,你们都是要好的闺中好友。”

孙绮罗倒没想到,她到桃园后,先遇到的不是沈清俪,而是沈夫人。

她来时,就在暗暗猜测,诗会的事情他们沈家人猜到了多少。

如今看来,真是一群读书读傻的人。

孙绮罗倒是很愿意再与沈清俪来往,只是沈清俪那个人,她太了解了。

一旦被她否定的事情,她绝不会再多看一眼,包括她孙绮罗。

若是借助沈夫人,重新跟沈清俪修好,倒是方便她近身做事。

她轻轻的拍了拍沈夫人的手背,说道:“沈姨,不是我不想跟俪儿结交,是俪儿……她对我有一些偏见。”

“我能理解你的苦衷,你也是身不由己。”

“沈姨,没想到到头来,是你最理解我。”孙绮罗眼眶微微一红,低头抹去眼角的泪意:“俪儿她现在在何处?”

沈夫人转头,看了看身后的那两条道,抬手指了指,说道:“她去了芳琉亭,今日沈府的管事来报,芳琉亭的桃花开的正盛,俪儿一早便带着画纸与笔,去芳琉亭画景去了,你现在过去,就能看到她。”

“那我去找她。”孙绮罗提起裙摆,缓缓起身。

沈夫人也跟着起身,用帕子捂着嘴,低咳了一声道:“好。”

孙绮罗走出三月亭往沈夫人所指的那条路道离开。

沈夫人看着孙绮罗离去的身影,眼底闪过了一抹幽冷的寒意,手暗暗的攥紧了那条带血的帕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