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无法面对自己的丈夫是一个残疾、丑陋之人,当初她嫁入宸王府,是因廖皇后向她承诺过,日后宸王做了储君,她便是未来的大周皇后。

但她要说服她的父亲,帮扶宸王。

她原本以为,她的人生会按她规划轨迹行走,却没想到,她竟活成了笑话。

孙绮罗随手拿起可砸之物,一边砸一边吼:“出去,统统都滚出去。”

屋子里,乱物横飞,跪在地上的三名死士,快速的离去,他们知道,等待他们的是孙家的凌迟,这是死士任务失败后的命运。

死士离去后,肖嬷嬷走了进来,却险些被飞来的利器伤到,她躲到了一旁,一脸担忧:“王妃,王妃,你快住手,若是叫人看到,定要拿来大做文章。”

“我如今变成这样,都怪谁。”孙绮罗踢开了脚下的枕头,气的身子抖动不止:“我当初就不该嫁入宸王府,我本来可以很幸福的,我为什么要嫁给这般丑陋残疾之人,他还有什么资格去争,一群骗子,啊……”

她捧着自己的脑袋,痛苦的尖叫。

楚宸越是那样子,孙绮罗的悔意就越深,面对燕王的时候,她的心更痛。

她后悔了。

后悔了,楚盛。

肖嬷嬷走过去,抱住了孙绮罗:“王妃,越到这个时候,你越要冷静啊。”

“你叫我怎么冷静,我现在这个样子,沈清俪一定乐坏了吧,真是可惜,可惜,到嘴的肉还让她给跑了,都怪秦家的人多管闲事。”

她听说了,是秦天狼把她从烟柳阁救出来的。

秦三公子带兵去烟柳阁的时候,直接把烟柳阁盘下来,还抓走了不少人,送去管府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