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来说说凤枝公主,听说她前几日在德乾宫殿外,不小心鞭打伤了忠武将军。”

这忠武将军正是秦天狼。

“还因太子送了七件霓裳衣,与你堵气出走。”

珍妃眼眸一沉:“你调查我。”

“珍妃,本宫总要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总得查清楚主导这场阴谋的幕后之人是谁,你以为这件事情本宫是为了夺你手中的权利,害你和凤枝公主,可你有没有想过,本宫何曾干过这种自损一千伤敌八百的事,世熊与本宫来往密切,本宫让他去害你的女儿,本宫能捞到什么好处,世熊又能捞到什么好处,他平白的损了一条性命,而皇上也越发不信任本宫,本宫是半点好处都没捞着,反而被你与皇上仇恨着。”

这番话,倒是让原本失去理智的珍妃,渐渐的冷静下来。

是,皇后的确半点好处都没捞到。

“你到底想说什么?”

“凤枝公主让赵玉锦邀请秦漫娇去游西湖一事,你可知道?”

珍妃眼皮子狠狠跳了几下,她自然知道,因为此事她还将凤枝公主禁足在永仁宫,不准她再去找赵玉锦。

而珍妃也因为两件事情,突然想到了什么。

廖世熊要害的是秦漫娇,楚嫣要害的也是秦漫娇,那这件事情与秦漫娇有关。

珍妃倒吸了一口凉气,眼底的阴狠越发的阴沉。

廖皇后已经走到珍妃面前:“世熊因为凤枝公主的事情,没能完成本宫的任务,而凤枝公主也因指使赵玉锦去害秦漫娇,遭受屈辱,谁敢说这件事情秦漫娇是无辜的。”

“秦漫娇愚蠢至极,怎么可能……”

“她的确蠢,可她那几个哥哥、姐姐,不蠢,特别是秦家二公子,能被太子看中的人,不简单呐。”话落,廖皇后抬手轻轻的按压在珍妃的肩膀上,绕过了珍妃的身子,不缓不慢的走出了永和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