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妃立刻捂住了凤枝公主的嘴,蹙眉道:“不可胡说八道,小心祸从口出。”

凤枝公主身子一颤,没敢再往下议论。

可她们不知道,刚才她们的谈话,被门外站着的明崇帝听的一清二楚。

明崇帝攥紧了拳头,面带不善的离开了梅园。

而明崇帝刚走没多久,陶嬷嬷就过来了。

珍妃避开了凤枝公主,问:“事情办的如何,为何今日没有半点风声。”

再过一日皇上便要回定京城了。

陶嬷嬷说道:“奴婢也不知怎么回事,捎出去的消息好像被什么人堵住了,就是传不开。”

珍妃脸色一沉,面容隐隐有些狰狞之色。

陶嬷嬷道:“要不然……娘娘找位高僧,借机让皇上去求一个签,再让这高僧指路给皇上。”

“高僧!”珍妃冷笑,这五帝宫里高僧没有,淫僧倒有一个:“你叫本宫去找方正?”

“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看来是有人暗中算到了娘娘的计谋。”

珍妃冷笑了一声道:“这样,你去厨房告诉管事,就说公主不喜欢斋饭,最好再准备一份送过来。”

到时管事知道自己伺候不好公主,便会叫方正大师过去,到时候陶嬷嬷就可以与方正大师明正言顺的交谈。

此事无论如何都得成。

陶嬷嬷应了一声,便离开了。

等陶嬷嬷离去后,珍妃去了另一个屋子,将一截香递给凤枝公主:“嫣儿,吃好了吗,吃好了就该干活了。”

凤枝公主瞥了一眼珍妃手上的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