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还是很纠结那一只绣有祥云的袖子,一只却是光板的。

楚尧不以为然,他拂了拂袖,拉着秦漫娇的手,便推开门往外走。

今日,整个秦家的人都入宫赴宴。

张氏和秦漫歌同坐一辆马车,秦天礼和秦天杰及秦天浩同乘一辆,平章王则与秦天狼一辆。

而秦漫娇自然是和太子在一块了。

太子的马车比王府的快了一些,提早到了宫门。

楚尧拉着秦漫娇的手,正准备带着秦漫娇去宫宴入席时,后头就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皇兄,皇兄……”

秦漫娇转头一看。

楚尧的马车后面,停着一辆同样奢侈的马车,里面跳下了一位身穿着青衣的英俊少年。

他的五官与楚尧的有五六分似,但是气质却南辕北辙。

楚尧心性寡言,行事稳重,而眼前这位燕王殿下,却像个未长大的三岁小儿,与一群纨绔为伍,三天两头上房揭瓦,令明崇帝很是头疼。

燕王快步走来:“皇兄,臣弟与你一同入宫,秦县主也在啊。”

秦漫娇微微点头,这位燕王从始至终都站在太子这边,最后……怕也是因她的原因,不得善终吧。

楚尧瞥了他一眼道:“衣衫不整,成何体统。”

燕王当着楚尧的们,就理了理有些皱巴巴的衣物,然后干笑道:“昨夜没睡好,方才在马车里休息了一下,回头臣弟让母妃帮忙打理打理,咦,皇兄这衣袖……”

大概是秦漫娇太过敏感了,在听到燕王和太子讨论衣着的时候,两只耳朵也不自觉的竖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