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连楚尧见了这位谢氏,都忍不住的惊叹她与谢皇后长的像。

谢氏也是位可怜人,被她的父母亲卖了三次。

第一任丈夫是赌徒,嫁过去没多久就被人打死了,她父母立刻将她接回谢家,接着再把她卖给一个性格畸形的拐子。

但谢氏嫁过去后,这拐子没多久就被牛车拱到男里去,活活摔死了。

她父母再一次将她接回谢家,把她卖给了八十岁员外家做妾。

这员外原就是个病恹恹的人,谢氏才刚过去,员外郎就病死了。

由此,谢氏有了克夫之名,之后她父母还想将她卖出去,可周边无人敢要。

谢氏对父母亲的做法心灰意冷,便到官府与父母做了断绝书,从此便孤身一人在南海神庙门外做烧饶营生。

最后的结局是,明崇帝死后,太后让谢氏给皇帝陪葬了。

这一会功夫,福喜已经把她头面都收拾好了。

“县主,好了。”

“你去厨房给我拿起点心,进了宫宴可不是立刻就有吃的,我得先填填肚子。”

“是,奴婢早早让厨房的人准备了,这就给县主拿来。”福喜笑着起身,走出了院子。

一直站在她身后的伏琴和芳芜,快步的走前。

秦漫娇道:“伏琴,去帮我查一个人,谢氏少妇,嫁过三次,容貌清丽出挑,约莫二十出头,在南海神庙附近卖烧饼,找到人后,先不必声张。”

她虽然没见过谢皇后真人,但是太子的东宫藏有一卷画册。

是明崇帝在谢皇后生完太子后,给谢皇后画的彩图,栩栩如生。

想来真人定也是倩丽姿容。

“是!”伏琴道。

“至于芳芜,你的人眼下要盯紧了廖家人还有凤枝公主,尤其是凤枝公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