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月兮从人群中跑出来,跪在了地上,抓住了平章王的衣物,哭道:“爹爹,月兮知错了,求你不要赶女儿出府,月兮知道对不住爹娘对我的养育之恩,对不住六妹妹。”

平章王眉头一蹙,低头看着脚边的秦月兮。

关于刺城发生的事情,平章王除了了解了大概之外,并不知道秦漫娇的“病”,是秦月兮造成的。

所以,对秦月兮还是留了一分余地。

他伸手,正要将秦月兮从地上扶起来,然而,张氏怒喝道:“秦建樟,你敢扶她入府,你就给我试试看。”

平章王手微微一顿,回头看张氏:“夫人,月兮她如今知错了,总不能让她就这般不清不白的嫁入宸王府,她如此闹腾,不也是为了孩子吗,如今孩子小产了,你何至于咄咄逼人。”

张氏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与平章王夫妻二十余载,平章王从不曾对她说过几句重话,如今却用咄咄逼人来形容她。

这四个字戳的张氏心里血淋淋的。

但纵使撕破脸,张氏也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可还未等张氏再开声,秦漫娇就抓住了张氏的手,道:“娘,莫要与爹爹吵。”

这架只会越吵越离心,她父亲只是心善,也念及故友的恩情,才一次次对秦月兮退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