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尧听到这话,低下头看了看怀里的女人,眼底闪过了一抹犀利的锋芒。

阿临突然一脚踢在他身上,楚尧回过神来,低头看了看踩在他衣物上的小脚。

他俊颜露出了温和的笑容,伸手握住了阿临的小脚丫。

阿临又踢了两下。

秦漫娇温柔的笑道:“你要不要抱抱他呀,今日一早醒来,有几个时辰没见着你了,他也怪想你的。”

“真的有在想孤?”楚尧一脸质疑的抱过阿临,轻轻的荡了荡他。

阿临在他怀里揉眼睛,没一会儿就哭了起来。

秦漫娇觉得好尴尬,她的乖儿子不配合她呀。

楚尧有些无奈,把阿临还给秦漫娇:“他跟孤不亲。”

“胡说八道,阿临是饿了,还有些闹觉了。”她让宋嬷嬷带阿临下去。

宋嬷嬷抱过阿临后,阿临的哭声断断续续。

两人看着宋嬷嬷把阿临抱走。

秦漫娇想起了刚才伏琴与伊月说的事,回头对楚尧说:“十五我要去福灵寺上香,给阿临求一个平安符,你就留宫中陪伴阿临,阿临看不见我这个娘,便不会再跟你闹了。”

“不让孤陪你?”楚尧有些不乐意了,陪儿子不如陪媳妇啊。

秦漫娇看出了他的心思,说道:“已经有人对后位动了心思,而我的存在,动了那些人的利益,阿临便成了他们攻击的对象,一旦阿临出了什么事,我也无心再打理后宫之事,到时后宫大权就顺理成章,落到那些人手里,所以殿下和我不能同时离开东宫,近日也要加强防范,不是亲信的人,不可让他们靠近太孙。”

楚尧伸手将她搂入怀里,低下头亲吻她的鬓发,道:“娇娇,如若你暂时不想那么劳累,我有办法让父皇收回后宫大权,保你与阿临无事。”

秦漫娇摇头,她抬头看着男人说道:“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源,皇家子嗣薄弱,燕王尚未娶亲,而你也才有了一个阿临,如若阿临出了何事,皇上不可能坐视不管,如今阿临成了你我也是皇上的命脉,他一个人牵动着整个皇朝的命运,后宫会因为阿临而改变局势,不管我要不要掌握后宫大权,他们都不会放过孩子的。”

楚尧眼皮子暴跳了几下,他觉得应该让楚盛早点娶妻,多生几个子嗣。

“孤只是说说,如若娇娇选择了这条路,孤也愿意陪你一起走。”楚尧声音温和的说道,随之,他眼底柔光微敛,话锋一转:“至于你刚才说的,如若白族王后没有了白族王这座靠山,这倒是对她致命的打击。”

“我让百晓楼去查白族王先王后的死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