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月娘以为,她会借着“唱”一出戏,给她找麻烦,可这一次,孟月娘失算了。

她秦漫娇不找孟月娘麻烦,要找的正是白族王后。

天竺国师当着白族王后的面,掐指算了算,然后问道:“不知王后可否告知您的生辰八字。”

白族王后脸色沉了沉,露出了几分不悦,反问道:“国师该不是想说,我就是克秦家二公子的那个克星?”

天竺国师皱紧眉头,语气十分严肃的说:“王后,恐怕比这还要严重,您若是就此进去,不光秦二公子性命堪忧,恐还会危及到王后的性命,王后不肯告诉我生辰八字也没关系。”

说到这,天竺国师绕着白族王后走了一圈,手中的桃木剑在白族王后的后背比划了几下。

没多久,桃木剑上渐渐流出了一抹乌黑的血。

众人看的一清二楚。

“这桃木剑竟然流血了。”

“噗!”人群中,一句话刚说完,天竺国师就大退了几步,然后捂着胸口,吐出了一口腥红的血。

太监们赶紧上前,扶着天竺国师。

秦漫娇也担心的上前慰问:“天竺国师,你怎么了?”

天竺国师手掌还压在胸膛,面色如灰:“唳气太重,唳气太重了。”

“什么唳气,你在王后的身上发现了什么。”秦漫娇说话时,看向白族王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