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族王后垂眸一看,远远就闻到了那碗符水里的灰纸味。

她眉头不动声色的皱了起来:“这是……”

天竺国师将手中的符水递了过去,道:“王后愿渡秦二公子一劫,秦二公子自然也在渡王后,这碗中滴有三滴秦二公子的血,是为王后准备,王后服下后便可暂时制止厄运,日后王后多去佛寺拜佛,行善之举,少做杀生之事,兴许能去掉王后身上的乌气,否则,再行恶事,必逢厄运缠身,王后经历过什么,外人不得而知,只有你知、天知、地知!”

白族王后看了看碗里的符水,唇角一勾,笑道:“国师,我今日不入平章王府,不代表,我们白族奉信大周的神鬼之说,我只是作为白族的王后,尊重大周的礼仪风俗,至于这碗符水,我看不必了,我行的正,坐的端,从未做过亏心事,又岂会怕那些妖魔鬼怪。”

说完,白族王后就从天竺国师面前走过,径直的上了马车。

孟月娘也只好不甘的跟上马车。

白飞宇走的时候,冷哼了一声。

马车缓缓从众人面前走过,天竺国师端着手中的这一碗符水,摇了摇头叹了一声,对着马车的车窗口说道:“那好,我作为大周国师,在此也祝愿王后一生顺遂,希望我方才算的是错的,也希望王后您从不曾走过错的路,而悔恨余生。”

马车里的王后,猛地蹙紧眉头。

脑海里突然浮现了一具血淋淋的女~尸。

那女人,躺在了破庙里的废草堆里,裙摆下都是血,旁边还有一个嗷嗷嘤哭的婴孩子。

那个孩子很健康。

也对,这个女人出身富贵之家,不愁吃不愁穿,生下来的孩子也白白胖胖,可怜她的月娘刚出世的时候,面色腊黄,小身子瘦巴巴的,简直像个丑陋的猴子。

女人生完孩子后,就不省人事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