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便按最高处罚,向大周皇室缴纳处罚金。”白族王后说完,白族的婢子便从外面走入,她们手里奉着的是价值千金的奇珍异宝。

有女子的饰品,有屋子的摆设品,还有男女的衣物,以及他们白族的交易币。

每位婢子走入殿内,都会向明崇帝及众臣子们介绍珍宝的来历也用处。

白族王后对此感到不屑,都是他们王室用都不用的残次品,对他们大周的商人而言,却是奇珍异宝。

白族不值钱的东西,在大周就能赚个满钵。

“这些都是作为我白族公主在大周失手杀人的赔偿之物。”说到这,白族王后又向明崇帝行了一礼:“望大周皇帝,能够网开一面,让我能带着公主,回白族与她的父王团聚,也为了大周的子民与白族子民能够和平相处,让黎明百姓不再受战乱之苦。”

白族王后说话的底气很足,声音响亮,语音久久回荡在大殿内。

臣子们对白族王室的不敬之意感到不满,但却对白族王后说的话,找不到反驳点。

两族若能和平共处,少了战乱纷扰,让百姓安居乐业,这对于大周来说,避免了劳民伤财的战乱之苦。

只要将公主交出去就行,他们不费一兵一卒,眼下也不宜闹的太僵。

“霍爱卿,你意下如何?”明崇帝发话。

霍丞相上前一步,说道:“回皇上,微臣有不同的观点,其一,若从镇北侯夫人的过失来算,轻易放过镇北侯夫人,容易让定京城百姓不安,招来动荡,这是一点,其二,若从北疆老百姓的出发点来考虑,白族王后的建议,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