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章王命秦家军,将秦家祠堂里外围起,不透露半点风声,等伏琴打听到祠堂里发生的事情后,秦天杰已经奄奄一息。

她几次试图闯入秦家祠堂,将秦天杰先从里面救出来,可几次都被秦家军发现,被秦家军当成刺客追杀。

伏琴知道,这件事情已经不是靠她一个人,或是靠百晓楼就能将秦天杰从里面捞出来。

她得立刻回宫,将此事告诉太子与太子妃。

在伏琴走入东宫的时候,影刹这边已经提前将秦天杰与平章王的事情告知。

楚尧知道秦漫娇很快便会知道此事,便来不及与她多说,先出宫前往秦家祠堂捞人。

伏琴走入景仁宫时,秦漫娇正在殿内来回走动,她见伏琴回来,快步走向伏琴问道:“伏琴,有没有情况?”

“那个卑鄙小人,早在入宫之前就给平章王送了一封信,平章王看完那封信后,就让人把二公子抓回祠堂,二公子被王爷打的遍体鳞伤,还不准让王府的良医给二公子救治,看起来是要置二公子于死地。”伏琴愤怒的说。

秦漫娇脸色大变,来不及多问什么,就往外走,只是刚迈出门槛,秦漫娇又猛地顿住了脚步:“不对……”

跟在她身后的伏琴问:“太子妃,哪里不对。”

“孟月娘早不送信晚不送信,偏偏选择在这个时候给我父亲送信,她的目的仅仅只是这个吗?”

她绝不仅仅只是要置她二哥于死地,她还要让秦家众人叛离她父亲平章王。

一旦被她母亲知道,她的父亲为了一个秦月兮,要置她的二哥于死地,母亲定不会放过父亲。

到时,平章王府恐是又要走上前世之路,父亲母亲离心,哥哥们为了她,遭奸诈小人算计。

秦漫娇这才意识到,事情远远没有她所想的那么简单。

秦月兮不止要二哥的命,还要大哥三哥四弟,甚至整个秦家灭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