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氛一瞬间僵凝。

薜宦赶紧上前,挡在了淑妃的面前,迎着笑脸说道:“淑妃娘娘,太孙一直在闹,比较怕生,奴才正准备带他去找皇上。”

淑妃在后宫待的时候不短,自然看出了乳娘及薜宦的防范,她倒是忘了,这太孙是金勃勃,是万万不能有半点损失的金蛋。

若她抱过太孙后,太孙就出了什么事,最后倒霉的还是她。

想到这,淑妃一阵后怕。

若是太孙出了什么事,那太子妃第一个要找她拼命。

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摆了摆手道:“罢了,起身吧,你们好好哄太孙,别让他哭太久,哭久了对嗓子不好。”

“谢淑妃关怀,奴婢记住了。”乳娘抱着太孙起身。

淑妃看了一眼,便转身离开了乾清殿。

一双眼睛,看着她从乾清殿的偏殿走出来,那人匆匆转身,回去找自家的主子了。

而薜宦同样望着淑妃离去的背影,心里隐隐不安。

他回头对乳娘说:“你要守好太孙,我去将此事禀报给主子,记住,无论谁来,都不可以把太孙交出去,他是太子殿下与太子妃的命疙瘩,皇上看中的太孙。”

“薜公公,你说淑妃娘娘为何突然进来说要抱太孙。”

“主子心里在想什么,做奴才的切莫妄自揣测,小心命丢了。”薜宦说完,便离开了偏殿。

他看了一眼乾清宫正殿,殿门紧闭,诸多重臣在里面商议政事,太子与皇上都忙着,他自然不能在这个时候闯进去说淑妃的事情。

倒是可以透过一个人,将消息传回东宫。

薜宦走到李福安面前。

李福安向薜宦行礼:“大师父。”

薜宦挥了挥拂尘,走近李福安,在他耳边低声交待了几句话,李福安听完后,脸色立刻凝重了几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