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天赐伸手指着双花手里的笛子,双花虽故作镇定,但心里隐隐有些慌意。

秦漫娇暗中观察,不想错过那个乐队笛师的一个眼神。

那个笛师,很有问题。

“父皇,此事恐怕不仅仅只是驯兽师失职。”秦漫娇轻抚着阿临的脑袋:“方才狼斗时,乐队声起,儿臣听说,驯兽师有几种法子驯兽,其中有一种技巧便是以乐驯兽,雪狼有灵,通人性,如若有人在狼斗时,利用乐干拢两只狼,那效狼在狼斗途中突然失控就好解释了,雪狼突然跑到乐队,定是在刚才狼斗时,知道哪里出了差错,这乐队的人有问题,怕是有人懂得驯兽。”

双花瞳孔微不可察的轻颤。

她自认为隐藏的很好,却被楚尧一眼认出。

“把她抓起来。”影卫们快速跑向双花。

然而等影卫冲过去捉拿她的时候,她已经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而死。

乐队的众人被眼前的一幕,吓的跪在地上。

连声求饶:“皇上,奴才不懂什么驯兽,奴才就是弹曲儿的。”

“奴才也不知如何驯兽,求皇上明察。”

明崇帝眼眸阴唳的扫过双花。

如若这笛师不自己咬破毒包自尽,那大家也就仅仅只是猜忌,可笛师在被秦漫娇识破奸计后,立刻咬破口中毒包而死,那这个乐队的人,不管是无辜还是不无辜,都脱不了干系。

“笛师是何人请入宫中,叫什么名字,何时入的宫,她都有什么亲人,在宫宴开席之前,她跟谁接触过。”明崇帝目标精准的问。

秦漫娇则快速的扫过上清殿众人,最终她的目标锁定在了贞妃的身上,她今日的表现有些不同寻常。

不能说表现的很异常,但可以看出她跟旁人一样,在时刻关注着此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