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这是在警告那些频繁与后宫妃嫔接触的亲属官员。

效狼差点伤了小太孙与太子妃,伤到了燕王,皇上已经动怒了。

百官们及妃嫔们纷纷应道:“是,皇上。”

“太子。”

“儿臣在。”楚尧上前拱手作揖。

“一切有关人员,一律细查,一个都不放过。”

“是,儿臣定会好好细查,绝不放过一个伤害皇室子嗣的凶手。”太子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亮回荡。

明崇帝交代完了事,便离开了。

百官们也不敢再与后宫亲属多说两句话,便领着家中女眷赶紧出宫。

秦家也不例外,张氏让秦漫娇小心着些,便不敢再多停留。

有些规矩,该守的还是要守。

……

秦漫娇回到东宫后,拿了一盘棋,与自己对弈。

这下的是棋,布的却是今日上清殿的局。

福喜看不懂,扶柳也看的有些稀里糊涂,寻问:“太子妃,要不要找个人陪你对弈。”

“不用。”秦漫娇把最后一枚棋子放落。

她还愿了贞妃的局。

没多久,伏琴走入殿内,行礼道:“太子妃,属下回百晓楼查明,今日在上清殿奏乐的李兰花,的确是李家的人,属下说的这个李家的人,是说她的另一重身份,她不是真正的李兰花,而是李兰花的双生姐姐,来自黑市杀手组织,代号双花。”

“李家当是很穷,在这双生姊妹出世后,选择丢弃了当时身子十分虚弱的双花,她不光会吹笛驭兽,还会易容术,若要查她乐队前,是否与后宫之人接触,恐怕有些难度,她可以易容成任何一个宫人,代替那宫人的身份,进入各宫主子的寝宫内。”

“但可以确定一件事情,有人要害太子妃及小太孙!”伏琴说完,解析道:“百晓楼笛师告诉属下,懂得用笛音驭兽的驯兽师,可以引导笛音去杀人,效狼所奔赴的方向正是太孙与太子妃您!”

秦漫娇眼底冷意乍现……

,content_num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