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氏拿出了双花的卖身契,双手敬上。

小太监接过,递给薜宦,薜宦把卖身契摊开后,转交给明崇帝。

明崇帝看了一眼。

乐司殿的宫人,已经赶来领罪,他们掌管宫中乐队,舞队,一切供娱乐的节目安排。

他们跪在地上,不敢推卸责任,只等着明崇帝发话处罚他们。

秦漫娇道:“父皇,一张卖身契而已,那死去的笛师,明罢着就是有人养出来的死士,要么李家的人撒谎,骗了乐队,要么这笛师杀了李家女,自己顶替了李兰花。”

一个月前就开始计划把人送入宫来,那幕后之人肯定知道皇上爱狼。

她现在可算明白那驯兽师是用来对付谁的了。

狼斗时,李兰花想利用笛音干拢雪狼,不成想,雪狼的专注力比效狼要好,自制力强,不但没有被干拢,反而令皇上的效狼受到了影响。

假如,当时雪狼受到了影响,从兽斗场里冲出来,伤到了她的阿临。

那这只雪狼,肯定没有活命的机会。

连带着秦天赐,都会受到皇帝谴责甚至处罚,再说严重一些,百官们也会排斥秦天赐,将他赶出定京城。

忠烈之后,终是抵不过保命。

秦天赐一直在狼群长大,人们会潜意识的觉得,他跟畜生没什么两样。

有人不希望,秦家再多一个猛将!

明崇帝环扫四周,眼眸一暗:“温大人,速速派人去岭南柳樟村带李家的人过来确认尸身,乐队暂时收押入狱,此事定要给朕好好查,绝不姑息。”

贞妃的手微微泛凉。

虽然知道双花已经死了,很多信息切断了源头,可她不得重视一个问题。

那匹狼,通人性,比一般的畜生还要聪明。

留不得!

否则还不知要坏了她多少好事。

随后,明崇帝又掠过百官及妃嫔,语气冰冷了几分:“后宫不得干政,前朝不得入后宫,朕不用再多说了吧。”

后宫妃嫔及部分官员,脸色微微一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