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红霜嘴里吐出了一大口鲜血,便晕死了过去。

阿呼娜还在捶打林红霜,白飞龙让人将阿呼娜先拉下去。

明崇帝终于开声:“林红霜杀害忠烈之后,其罪当诛。”

白飞龙听到这话,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了明崇帝面前,恭敬行礼:“皇上,微臣知道提出这个要求很过份,可是她身上也背负着白族王宫几条人命,微臣希望带她回白族,由微臣的父亲审判她的罪行,更希望用她的血洗去微臣母亲的灼烧之痛,求皇上成全。”

一些老将不同意白飞龙提出来的要求:“可这毒妇也害死了忠烈之后,她应该按大周的刑法受死。”

白飞宇情绪激动,在听到老将的话后,失控的低吼了一声:“但她害死了我的母后,她该受到雪神女的冰裂之刑。”

冰裂之刑便是将人活活冰封起来,再打碎封冰,碎化骨血,令人死无全尸。

两方开始为林红霜如何死,在哪里行刑一事争执了起来。

白飞龙低喝了一声:“飞宇,闭嘴。”

白飞宇红着双眼,瞪看白飞龙:“大哥,绝对不能让她就这么死了,我们的母亲还在地底下受苦,必须用她的血,才能洗去母亲的生前的痛苦。”

“我知道。”白飞龙攥紧拳头,眸光冰冷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林红霜:“但不是像你这般意气用事,你先退下,我亲自与皇上好好说,我相信,皇上是位宽厚仁慈之君。”

身后的婢子,将白飞宇扶回到原来的椅子坐着。

秦漫娇突然开声,说道:“父皇,儿臣有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明崇帝及众臣纷纷转头看向秦漫娇。

明崇帝问:“什么法子?”

“按我大周律法,她残害忠烈之妻,之子,应受断指之苦,可先将她收入刑部,受满刑期,再让大王子带回白族,按白族部落的刑法,处死此人,当然,回白族部落时,大周皇室也应派一位使臣前往白族王室,与王亲自签订和平条约,之前的约盟不作数。”秦漫娇说。

几位老将交头接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