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章王与秦副将互看了一眼。

秦副将说:“他好像,想跟王爷你一块走。”

“若是有狼群为伴,我们就不用担心镇北侯的人。”秦家军道。

秦漫娇说:“不可妄乱,我与林红霜交手几次,此人诡计多端,心狠毒辣,最重要的是,她身边有一个乌莘族人,懂得巫术、幻术,她对林红霜十分忠诚,比林红霜更加棘手,而父亲也遭到到镇北侯疯狂的追杀,你们既然知道是谁要杀你们,镇北侯绝不会轻易让父亲及每一位秦家军活着走出狼岩山。”

秦家军们呼吸沉重了几分。

秦副将也冷静了下来:“王爷,太子妃说的没错,镇北侯手里的杀手实力,不次于秦家军,而且他们数量惊人,是带着必杀的决心来追杀王爷的。”

“那我们总不能坐以待毙,若放虎归山,两族又要开战,到时临城老百姓也会遭到战乱之苦。”一名秦家军,抚着胸膛说。

“我们可以用狼传递信息。”秦漫娇说。

平章王立刻看向少年骑着的黑狼。

洞外,还守着几条身材精瘦的雪狼,它们看起来比黑狼更年轻矫健。

秦副将认同秦漫娇的话:“太子妃说的法子,倒是可以用起来。”

“雪狼日行千里不是问题,而且,它们可以走狼岩山最捷径的道路,比我们用脚程快,让雪狼送信到北疆秦家军军营大哥手上,一边让大哥做好与白族王室协调的准备,另一方面,我们再来个里应外合,包抄镇北侯,一举拿下他的狗命,在这期间,几位秦家军可以暂时留在这里养伤,只有养好身体,才能再战。”

她跟平章王的心情一样,不想再作无谓的牺牲,不想将人的性命浪费在镇北侯这种恶人身上。

他们要做好漂亮的反杀。

平章王无话反驳。

因为他们没有更好的计划。

现在出去,肯定会遇到镇北侯的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