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他们趁机在御前跟皇上告状,才害得他们丢了这官位。

卫夫人心里有怨,却不敢表现出来。

桃嬷嬷却连正眼都没瞧她,而是恭恭敬敬的对秦漫娇和张氏说:“太子妃,王妃,张大人,我们家小姐特意让奴才到门外守着,怕有贵人上门,怠慢了,你们快往里边请。”

秦漫娇扶着张氏的手,往沈宅去。

卫夫人不请自来,也想跟着一块进去,可到了门槛时,桃嬷嬷突然转身,挡在了卫夫人和诸妙云的身边。

“卫夫人,不好意思啊,今日不请狗和卫家入门作客,我们这府里也没几个下人招待你,余下的下人,要给太子妃和王妃娘娘端茶倒水,你还是改日再来吧。”

桃嬷嬷插着腰杆,声音尖尖的,字句犀利。

秦漫娇回头扫了卫夫人一眼。

卫夫人也往里头看了看:“桃嬷嬷,我今日不是来作客,我是来帮沈家的,我知道你们姑娘离开京城的时候,遣散了府里的下人,如今正是用人的时候,我与你家夫人怎么说也是远亲,看在她的面子上,我也该过来替清俪打理打理沈家。”

“诶,等等!”张氏挺着隆起的肚子,站在了桃嬷嬷的身后,道:“日后沈小姐,也是有靠山的人,就不麻烦卫夫人上心了,我们秦家的人,我们自己会照顾好,你若真的思念沈夫人了,那就去长宁河拜祭拜祭,没准她还能托梦给你。”

什么玩意?

卫夫人吓的一身冷汗。

被死人托梦,不吉利又晦气。

“王妃,我……”

“桃嬷嬷,关门。”张氏道。

桃嬷嬷“诶”了一声,手脚麻利的关上沈家的大门,半点都不带犹豫。

卫夫人面对紧闭的沈家大门,微微拧眉,在诸妙云面前略显尴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