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寺的小师太把银梳交给了净明师太。

净明师太带着剃度受戒之物,再一次踏入观音殿,来到沈清俪面前,道:“忘尘。”

她没有多说什么,便将守寺的僧尼交给她的银梳,递到沈清俪的面前。

沈清俪的目光缓缓落在了银梳上。

他大概,一直不知道,这把银梳其实是一对。

“将军已离去,你若还想剃度出家,今日便行戒礼,忘尘,你可想明白了。”净明师太道。

沈清俪盯着银梳看了好久好久,最后颤抖着手,缓缓伸向身旁僧尼手中托盘的剃刀。

众人的目光微缩了一下,不知沈清俪要做什么……

桃嬷嬷看到这一幕,已经心如死灰。

她手握剃刀,卷起一缕发,一刀划断!

……

秦天狼已经赶回虎平镇渡口,船造好了,所有大军都整合完毕。

秦天浩见他回来,跑前问道:“大哥,都准备就绪了,出发吗?”

“立刻出发。”秦天狼从马背跳落,指挥三万大军陆续上船,一刻都不敢耽搁。

士兵们都上了船后,秦天狼与秦天浩也上了最大的那一艘船。

秦天浩道:“将军,船都检查完毕。”

“开船,起航!”秦天狼道。

水手们在甲板准备就绪,约莫一刻钟,船陆续的启动,一艘一艘,有序的离开虎平镇。

秦家军在虎平镇造船一事,被当地镇长隐瞒下来,老百姓不知秦家军到过虎平镇。

秦家军出行的时候,当地所有船只不得出行。

所以那片渡口,见不到几个老百姓。

秦天狼看了一眼渡口的方向,便转身,走入厢房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